河南快3走势图200期
土木建筑網首頁 > 學術活動 > 課題研究 > 不同角色視角的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實證分析

閱讀 4606 次 不同角色視角的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實證分析

摘要:針對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定量分析的不足,提出了一個從不同視角描述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的結構方程理論模型。在收集中國多個地方的建筑施工項目樣本數據的基礎上,利用結構方程模型軟件從不同角色視角對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作了檢驗。...

不同角色視角的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實證分析

黃定軒   尤建新   杜波

(1.同濟大學,上海2000922.青島建設集團,青島266071)

    建筑施工項目涉及業主、承包方及監理三方的合作,使施工項目在合同約定的時間內快速、優質、高效完成是施工項目三方都期望的。目前對工程項目關鍵因素分析多集中在項目環境影響因素分析、項目工期影響因素分析、特定項目關鍵影響因素等分析上,對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進行實證分析的研究尚不多見,針對這一問題,在實際調研的基礎上,對不同結局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進行了實證分析,研究結果對于建筑承包商指導施工過程管理有著實際意義。但是,由于建筑施工項目涉及業主、承包方及監理三方的利益,分析這三者對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的認識將有利于促進項目三方的高效率合作。因此,文章擬在實際調研的基礎上,采用結構方程模型從業主、承包方及監理三方視角對相同工程項目的關鍵因素進行研究,探索不同角色視角下的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差異情況。

一.結構方程模型的結構

    結構方程模型在國外已廣泛應用于客戶忠誠和客戶滿意度的研究中,其整合了路徑分析、驗證性因素分析與一般統計檢驗方法,可分析變量之間的相互因果關系,包括了因素分析與路徑分析的優點。同時,它又彌補了因素分析的缺點,考慮到了誤差因素,不受路徑分析的假設條件限制。結構方程模型可同時分析一組具有相互關系的方程式,尤其是具有因果關系的方程式,這種可同時處理多組變量之間關系的能力,有助于研究者開展探索性分析和驗證性分析。如果理論基礎薄弱,多個變量之間的關系不明確而無法確認因素之間關系時,可以利用探索性分析,分析變量之間的關系;當研究有理論支持的時候,可應用驗證性分析來驗證變量之間的關系是否存在   

    結構方程模型可分為測量方程(measurement equation)與結構方程(structural equation)兩部分。測量方程描述潛變量與指標之間的關系,結構方程則描述潛變量之間的關系。

    11測量模型

    結構方程模型中指標與潛變量間的關系,通常寫成如下測量方程:

x=Λxξ+δ     (1)

   y=Λyη+ε     (2)   

    其中,x是外源指標組成的向量;Y是內生指標組成的向量;Λx是外源指標與外源潛變量之間的關系,即外源指標在外源潛變量上的因素負荷矩陣;Λy是內生指標與內生變量之間的關系,即內生指標在內生潛變量上的因素負荷矩陣;δ是外源指標戈的誤差項;ε是內生指標Y的誤差項。

    12結構模型

    對于潛變量間的關系,通常寫成如下結構方程:  

η=Bη+Γξ+ζ    (3)   

    其中,η是內生潛變量;ξ是外源潛變量;B是內生潛變量之間的關系;Γ是外源潛變量對內生潛變量的影響;ζf是結構方程的殘差項,反映了η在方程中未被解釋的部分。

二、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模型

    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與其相應指標之間關系的集合稱為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模型。要構建一個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理論模型,必須解決下面幾個問題:①建筑施工項目的關鍵因素;②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的指標。

    21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

    在借鑒國內外有關建筑施工項目影響因素研究的基礎上,根據國內建筑施工項目的特征,認為以下幾個因素是建筑施工項目的關鍵因素:

    (1)項目準備因素,該因素綜合評價項目手續、圖紙及項目資源提供的水平和及時性。

    (2)風險分擔因素,該因素主要考慮項目各方對風險劃分是否明確、公平、合理,項目各方是否都承擔了與自己的收益相當的風險。

    (3)了解性因素,該因素主要考察項目合作方相互間預期、目標與立場的了解程度。

    (4)項目過程管理創新性因素,該因素綜合考慮項目是否采取先進技術或創新性方法來改善合作與項目績效,評價項目各方的人員結構、管理流程的先進性和柔性;

    (5)承諾與激勵因素,該因素主要考察合同對項目各方承諾的保障性水平,成功完成任務受到獎勵的可能性水平。

    (6)溝通因素,該因素主要考察項目建設過程中各方維系良好合作的努力和重視程度;

    (7)項目和諧合作因素,該因素主要考慮項目各方友好合作、高度信任、協調解決存在問題、項目有序進展方面的綜合評價。

    22項目因素理論模型

    1為本文綜合現有研究提出的一個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理論模型。該模型描述了建筑施工項目成功的七個關鍵因素及這七個關鍵因素內部指標的影響差異。圖中用連接兩個變量的箭頭表示變量之間的因果關系,箭頭處的變量為外源變量(自變量),箭尾所指的變量為內生變量(因變量)。外源變量用ξ表示,內生變量用η表示。(注:國內通常不區分因素與因子之間的差別,本文用因素)。圖l假定七個關鍵因素對項目成功具有正的效用值。單向箭頭指向指標表示測量誤差。

1施工項目關鍵因素概念模型

三、實證方法和數據

    3.1買證方法

    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涉及的變量具有數目多、主觀性強、難以直接度量、度量誤差大、因果關系復雜等特點,在數據分析時采用多元回歸等傳統方法效率低、效果不理想。結構方程模型是將多元回歸分析和因素分析方法有機地結合在一起,自動評估一系列相互關聯的因果關系的多元統計分析技術,是這種復雜條件下數據分析的一種理想工具。因此,本研究選擇結構方程模型作為本研究的分析工具,分析所采用的軟件是LISREL870

    3.2數據

    鑒于目前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研究資料現狀,在查詢公開發表文獻中對工程項目合作模式、合作成功影響因素以及伙伴合作相關研究的基礎上、經過對多地的多家建設企業調研獲得相關專家經驗。本研究以此為基礎并結合中國建筑施工行業的特點對不同因素的指標進行了設計,問卷中7個關鍵因素共設計指標42個,答卷者采用常用五級分值回答,全部關鍵因素及指標如表1所示。

    33數據的收集與樣本特征

    本研究獲取有效樣本270個,其中被訪者為業主方的項目負責人有90人,總承包方項目經理90人,項目監理90人,基本滿足各個角色大樣本容量的要求。被訪者根據近期完成的項目對問卷作答,本研究問卷是分別發放的,雖然不排除存在不同角色被訪者是同一時間作答的巧合,但這種巧合的概率相對較小,因此假設270個被訪者可視為獨立完成問卷的。所有接受調查的被訪者從業時間少于3年的占114%,3年至5年的占216%,5年至l0年占363%,l0年以上的占308%。在這些項目中,投資1000萬元人民幣以下的占114%,l000萬元人民幣至5000萬元人民幣的占381%,5000萬元人民幣至1億元人民幣的占227%,一億元人民幣以上的占279%。項目類型以住宅小區(487)、公共建筑  (209)和商貿綜合(201)為主。項目工期集中在  12個月l323%),12l8個月(253)以及l824個月(242%)。承擔項目的總承包方資質主要為總承包一級資重(341),其次為特級資質(275)  再次為二級資員(223):用于研究的樣本數據的42個指標的描述性統計量如圖2所示。圖2上方的數據線為各樣本指標均值.圖2下方的數據為各樣本指標的標準差。

1施工項目關鍵因素及其指標

 

 

 2不同角色視角施工項目關鍵因素指標均值與標準差

四、結果與分析

    41模型計算結果

    根據圖1所示的變量之間的因果關系和表l的指標在LISREL870中建立結構方程模型,然后利用 LISREL870對建立的模型求解,求解結果的核心是模型擬合指數和模型結構參數兩部分。模型擬合指數主要有四個:x²(卡方)DF(自由度)CFI(比較擬合指數)RMSEA(近似誤差均方根)。結構參數指的是因素與因素之間的路徑系數(或效應)。每個結構參數由本身的值和相應的顯著性指標t值兩部分組成。LISREL870求解結果一般以路徑圖和文本格式兩種形式同時輸出,為方便起見,本文省略文本格式,以路徑圖的方式整理出如圖3、圖4和圖5所示的業主、承包方、監理三方不同角色的項目關鍵因素路徑圖。

    42結果分析

    結果分析的目的是判別理論模型描述的七個關鍵因素是否為建筑施工項目成功的關鍵因素。基于這個目的,首先評估理論模型的擬合效果,在模型擬合效果可以接受的前提下,進一步分析理論模型假定的關系是否成立。侯杰泰等人研究認為CFI>109,模型擬合較好;RMSEA≤01表示好的擬合。根據上述標準,本模型對業主調查結果的擬合數據為:x²=145826 DF=812 CFI=086 RMSEA=0088。本模型對承包方的擬合數據為:X²=97321DF=812 CFI=091RMSEA=0054。本模型對監理方的擬合數據為:x2=112818DF=812CFI=092RMSEA=0075。由此可見,本模型與觀測到的承包方、監理樣本數據有較好的擬合效果,而對業主方樣本數據的擬合效果相對較差。這說明業主對建筑項目關鍵因素的理解與承包方及監理可能存在差別。  

 

 3業主視角的項目關鍵因素路徑圖

 

4承包商視角的項目關鍵因素路徑圖

 

5監理視角的項目關鍵因素路徑圖

    為了判定假定的變量之間關系是否成立,依據參數之間的顯著性檢驗和結構參數方向(正負號)。分析準則是:結構參數通過顯著性檢驗,且為正(或負)號,則說明兩變量正(或負)相關;如果沒有通過檢驗,不論正值還是負值,都說明兩變量之間沒有關系。  

    根據上述準則,一般可簡單地取t值大于2為顯著,在5%顯著水平下業主、承包方、監理方檢驗結果是:項目成功"和諧合作項目成功"項目過程管理創新性因素項目成功"項目準備項目成功"風險分擔項目成功"了解項目成功"承諾與激勵  項目成功"溝通之間的所有結構參數均通過顯著性檢驗。因此,這些關鍵因素與施工項目成功之間存在正相關關系,相應的參數顯著性檢驗數據分別如圖6、圖7和圖8所示。

 

6業主視角的項目關鍵因素路徑顯著性檢驗

 

7承包商視角的項目關鍵因素路徑顯著性檢驗

 

8監理視角的項目關鍵因素路徑顯著性檢驗

    根據顯著性檢驗,對業主方而言,根據計算結果將項目關鍵因素與項目成功之間的關系用結構方程模型表示如公式(4)所示(項目成功表示為固:

S=051×ξ1+079×ξ2+093×ξ3+… 097×ξ4+091×ξ5+079×ξ6+094×ξ7    4   

    同理,根據顯著性檢驗,對承包方而言,根據計算結果將項目關鍵因素與項目成功之間的關系用結構方程模型表示如公式(5)所示(項目成功表示為S,下同)

    S=067×ξ1+061×ξ2+094×ξ3+… 093×ξ4+098×ξ5+086×ξ6+099×ξ7    (5)

 根據顯著性檢驗,對監理方而言,根據計算結果將項目關鍵因素與項目成功之間的關系用結構方程模型表示如公式(6)所示:

   S=0.80×ξ1+0.79×ξ2+0.66×ξ3+…104×ξ4+098×ξ6+099×ξ7    (6)

    43項目關鍵因素的權重分配

    權重分配的依據是路徑系數,它等于直接路徑系數與間接路徑系數相加。由于本模型中沒有間接系數。所以,相應的權重分配即為直接路徑系數的歸一化。則業主方、承包方和監理方三方各自關鍵因素的權重分配如公式(7)(8)(9)示:          

           ξ1:ξ2:ξ3:ξ4:ξ5:ξ6:ξ7 =00870.135:0.159:0.166:0.156:0.135:0.161      (7) 

   ξ1:ξ2:ξ3:ξ4:ξ5:ξ6:ξ7 =0112010201570156016401440167   (8) 

    ξ1:ξ2:ξ3:ξ4:ξ5:ξ6:ξ7 =0131012901080170016001420162     (9)

    從公式(7)(8)(9)可以看出,業主和監理共同認為項目成功最重要的兩個關鍵因素是項目過程管理創新性因素(ξ4)和和諧合作因素(ξ7),相比之下,承包商認為項目成功最重要的兩個關鍵因素是和諧合作因素曾(ξ7)與承諾與激勵因素(ξ5)。從權重的分配可知,業主與監理都認為項目成功最重要的關鍵因素是項目過程管理創新性因素(ξ4),但承包商則認為是和諧合作因素(ξ7)。但從三者共同的視角來看,項目和諧合作因素(ξ7) 則項目三方共同看重的項目成功關鍵因素。

2多組驗證性因子分析各模型的擬合指數

 

    44項目關鍵因素指標的多組驗證性因素分析

    由于項目業主、承包商及監理在項目關鍵因素的各關鍵因素指標均值、標準差及路徑系數上均存在不同,現根據結構方程模型對不同角色視角下的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進行多組驗證性因素分析。檢驗不同視角下的建筑施工項目是否存在以下差異:①不同角色視角下的項目關鍵因素結構是否相同;②路徑參數在不同角色視角下是否存在差異。將不同角色視角下的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分別按照結構相同但不設限制;指標負荷相同;指標負荷與因素協方差相同;指標負荷、因素協方差以及因素誤差相等分別建立結構方程模型,相對應的各模型的擬合指標如表2所示。從表2可以看出:從模型4到模型5卡方增加值為:Δx²(42)=11326,卡方值的增加較大,根據大樣本卡方值的簡單計算方法可得X²(50)=67705,根據卡方值增加趨勢可以判定業主與承包商在因子負荷上不相同。從模型5到模型6卡方增加值為:Δx²(21)=5613,在顯著水平α=0005時,對應的X²(21)=41401,因子可以判斷定業主與承包商在因素協方差上不相同。從模型6到模型7卡方增加值為:Δx²(42)=22824。根據模型4到模型5的判斷可知業主與承包商因素誤差不相同。同理可以判斷業主與監理在因素負荷、因素協方差及因素誤差上都不相同。承包商與監理在因素(指標)負荷上相同,在因素協方差、因素誤差上不相同。

五、結束語

    根據不同視角對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進行研究,可以得出以下結論:

    (1)業主、承包商及監理對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重要性認同存在差異。

    (2)業主、承包商及監理視角下的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的協方差、誤差存在明顯差異。

    (3)監理作為溝通業主與承包商的重要渠道,其在因素負荷上與承包商相同。其視角下的項目成功最重要的兩個關鍵因素與業主視角下最重要的兩個項目關鍵因素相同。

    (4)由于建筑施工項目的開放性和動態性,加強項目三方在建筑施工過程中的信任,協調解決存在的問題,做好施工過程中信息的溝通與交流對于推進項目有序開展是十分重要的。

    文章主要的貢獻在于從實證的角度綜合分析了不同視角下的建筑施工項目7個關鍵因素,為指導建筑施工項目管理提供了一個可供借鑒的理念基礎。為將該研究推向深入,以更好地指導中國建筑施工企業的項目管理過程,需要在文章的基礎上做更進一步的研究:如將項目的質量、項目安全、項目成本、工期等更有機地納人研究中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參考文獻:

[1]王興元,趙鐵生。大型火電項目建設工期影響因素分析評價研究。基建優化,l991

[2]陳作昌。工程項目建設環境影響因素分析及其控制措施。重慶建筑大學學報,2002(ChenZuochan9Control and analysis on environmental object of construction projectJournal of Chongqing Jianzhu  university2002

[3]石勇民,胡浩。公路建設BOT項目關鍵因素分析.長安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2

[4]黃定軒,尤建新,杜波。不同結局建筑施工項目關鍵因素實證分析。土木工程學報,2006

[5]Gronholdt L, Martensen A, Kristensen K.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ustomer satisfaction and loyalty:  Cross industry differences .Total Quality Management, 2000

[6]OliverRL, Whenceconsumerloyalty .JournalofMarketing,1999

[7]Jones T O, Sasser W E. Why satisfied customers defect.Harvard Business Review,1995

[8]Reichheld F.F. The loyalty effect-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oyalty and profits. European Business Journal, 2000

[9]吳兆龍,丁曉。結構方程模型的理論、建立與應用。科技管理研究,2004

[10]Eddie W. L. Cheng, Heng Li, P. E. D. Love. Establishment   of critical success factors for construction partnering .Journal of management in engineering,2000

[11]Eddie W. L. Cheng, Heng Li. Construction partneringprocess and associated critical success factors: quantitative       investigation . Journal of management in engineering,  2005

[12]侯杰泰,溫忠麟,成子娟.結構方程模型及其應用。教育科學出版社,(Hua KittaiWen ZhonglinCheng ZOuanStrucral eqution model and its application Educational science publishing house(In Chinese)

(本文來源:陜西省土木建筑學會     文徑網絡:呂琳琳  尹維維 編輯   文徑 審核)

關于 角色 視角 建筑 施工 項目 關鍵 因素 分析 的相關文章
 
河南快3走势图200期 老时时彩360开奖数据 明牌牛牛抢庄高手 万能排列五公式 pk10全天两期免费人工计划 时时彩哪个计划好用 元游棋牌手机斗地主 极速六合计划软件免费版 win007足球即时比分 蓝球预测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